近日,廣州市耗資8億建成的陳家祠廣場,僅使用4年時間,即因為地鐵建設需要“推倒重來”,引起公眾廣泛關註。
  像陳家祠廣場這樣的“短命建築”並非個案,北京凱萊大酒店、沈陽的五里河體育場、浙大湖濱校區3號樓……這一個個響噹噹的建築在“青壯年”時期就被“推倒重建”令人惋惜。
  陳家祠廣場:1年扔掉2億元?
  陳家祠是廣州的文化名片之一。2009年,廣州荔灣區投入8個多億對陳家祠進行擴建,將古祠周邊的建築拆除,3.7萬平方米的一期陳家祠廣場,八成空地加種高大喬木,統一鋪設復古的麻石和青磚,其中東側下沉廣場改建成“餘蔭親境”的綠化廣場。
  據瞭解,陳家祠廣場擴建工程,加班加點在廣州亞運會開幕前的2010年9月完成,彼時被稱為“荔灣區迎亞運人居環境綜合整治工程。”
  然而,由於廣州地鐵八號線北延段建設,昔日重金打造的東側綠化廣場卻在短短四年內“推倒重來”。
  記者在陳家祠廣場看到,原先“餘蔭親境”的綠化廣場已被挖得面目全非。地鐵施工方中鐵二局施工人員告訴記者,目前正在推平土地,填埋地下停車場,接下來計劃挖30米深的基坑,項目工期可能超過三年。
  早在2007年6月,廣州地鐵公司就公佈,廣州地鐵八號線延長線工程得到國家發改委正式批覆。
  當地群眾表示,相關部門在陳家祠廣場擴建之前,就應該知道此處未來規劃修建地鐵,“既然當初知道要在陳家祠修八號線延長線,又為何花8個億建這個廣場?實在是巨大的浪費。”
  資料顯示,“陳家祠廣場及周邊環境綜合整治工程”的建設單位是荔灣區建設和市政局(現荔灣區建設和園林綠化局),建設方案則委托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、建築設計研究院等進行設計。
  迄今,相關部門沒有就陳家祠廣場投資規劃方案問題予以回覆。“國家發改委批覆後,地鐵八號線延長線工程可能有幾套方案備選,但經過陳家祠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。”知情人士表示,“當時由於亞運會的‘任務’比較緊,所以對陳家祠廣場整體規劃的考慮可能有些欠缺。”
  短命大型建築,各地屢見不鮮
  事實上,類似陳家祠廣場這樣“推倒重來”的短命建築在各地頗為多見。業內人士坦言,如果確實因為“質量問題”,建築被拆除還算是“死得其所”。但現實情況是,一些大型建築仍在“青壯年”時期,就因為種種原因被拆除,造成巨大浪費。
  2010年8月,曾是北京地標性建築的四星級凱萊大酒店開始拆除,拆除後將建五星級酒店使用。而該酒店1992年才開業,2008年重新裝修,使用才18年;
  曾經見證中國男足挺進世界杯決賽圈歷史時刻的沈陽五里河體育場,1988年投資2.5億元建成,2007年被爆破拆除,使用未滿20年;
  浙大湖濱校區3號樓,被認為“設計壽命為50年、使用100年都沒問題的大樓”,只用了15年就成了建築垃圾。爆破拆除後,取而代之的則是僅比其高13米的建築……
  我國《民用建築設計通則》規定,重要建築和高層建築主體結構的耐久年限為100年,一般性建築為50年至100年。然而實際上,我國被拆除建築的平均壽命只有30年。
  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預測,建築過早拆除將導致中國每年碳排放量增加,同時還將導致巨大的資源浪費。據計算,“十二五”期間我國每年因過早拆除房屋浪費數千億元。
  不顧資源約束,隨意變更規劃
  “短命建築”除了城市規劃考慮不周之外,更多的因素在於規劃決策“家長制”,一些政府官員不顧資源約束,熱衷於大拆大建帶來“政績”。
  一位廣東省規劃部門工作人員表示:“現在普遍情況是‘一屆政府一個規劃’。不同的領導有不同的喜好,有的領導剛上任就提出新概念,修改以前的城市規劃。下屬積極‘幫腔’、推進項目,極少提出反對意見。”
  有的領導把自己當成了城市“總規劃師”,就像川劇變臉一樣朝令夕改。據報道,安徽省淮南市委原書記方西屏,懷疑在建的“觀湖國際”酒店擋住風水,於是強行令其拆除。2012年7月才動工興建的“觀湖國際”,到2014年3月,剛建成的兩棟大樓被爆破拆除。
  在南京市,1996年興建的城西幹道全線高架,僅使用了13年即被拆除,改之以採用隧道下穿十字路口方式。
  專家建議,城市規劃應保持延續性,要制定15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城市規劃方案,並嚴格執行規劃方案;同時,要抓緊編製省、市、縣三級政府部門的權責清單,制衡地方行政官員更改規劃的權力,杜絕“一屆政府一個規劃”的現象。(據新華社廣州10月14日電)
  (原標題:“短命建築”頻現:揮霍了誰的血汗錢?)
創作者介紹

Lonely

mznltjacu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